未命名

Xcode 支持Lua语法高亮

  1. 下载这两个文件(Add-Lua.sh, Lua.xclangspec)--https://github.com/breinhart/Lua-In-Xcode
  2. 确认 Xcode 处于关闭状态
  3. 进入Lua-In-Xcode-master目录执行命令'sudo ./Add-Lua.sh'
  4. 输入密码
  5. 重新打开 Xcode ,并打开你的lua文件 选择菜单上的Editor->Syntax Coloring -> Lua 完成! 

补充说明:如果打开xcode,菜单Editor->Syntax Coloring ->没有lua选项,进行下面的步骤

1、修改/Applications/Xcode.app/Contents/SharedFrameworks/DVTFoundation.framework/Versions/A/Resources/DVTFoundation.xcplugindata--这个是加载语言配置的plist文件,模仿java写一份Lua的

2、清除缓存:rm -f /private/var/folders/*/*/*/com.apple.DeveloperTools/*/Xcode/PlugInCache-Debug.xcplugincache

3、打开xcode,应该可以lua菜单选项了。


参考:

http://blog.csdn.net/cen616899547/article/details/24378567

http://www.jianshu.com/p/79c0824f2b31



git@github.com出现Permission denied

参考:http://www.cnblogs.com/amaoxiaozhu/p/3319233.html

http://my.oschina.net/alvin404/blog/205745

1.  在开发机上生成自己的密钥

ssh-keygen -b 1024 -t rsa

-b 指密钥对长度  -t 指加密方式

Enter file in which to save the key (/home/usrname/.ssh/id_dsa): 

默认位置即可,方便简洁。如果不用默认的名字,需要参考步骤1.1

然后

passphrase 输入一个登陆密码,不然别人有了私钥在一台设备上就随便提交了

不过有个缺陷就是会每次都输入密码,可以按照(4)的方式,使用ssh缓存

生成后,在自己的.ssh目录下会生成私钥和公钥

1.1  添加非默认命名文件到信任列表

       ssh-add ~/.ssh/你的名字

2. 在github 中添加公钥:

git@github.com出现Permission denied - wallace0615@126 - 黄土疙瘩

  3.  测试ssh 连接

ssh -vT git@github.com

输入第一步中设定的phrase,

得到从github的欢迎信息:

Hi XXX! You've successfully authenticated, but GitHub does not provide shell access.


4.   运行代理ssh,避免多次输入密码

eval `ssh-agent` 启用一个设定自身环境变量的ssh 代理进程

ssh-add ~/.ssh/id_rsa  向该进程内添加自己的私钥文件

输入密码后,可以查看一下缓存中是否有自己的key了

ssh-agent -l 

记得不再用提交代码后,清空缓存:)

ssh-agent -k

 

5.   正常的git 操作即可

  git init 初始化目标仓库

     git remote add XX git@github.com:MYNAME/MYPRO.git  建立个快捷命名

     git pull -u XX master 载入

  其他操作后,提交回服务器

     git push -u XX master

SSH proxy

1、找一个有帐号的ssh主机。
2、在本地主机执行: ssh -qTfnN -D 7070 xxx@xxx.xx.xx.xxx
3、设置本地网络代理: settings--> proxy--->  设置socks主机和端口

Linux jni 过程

使用linux gcc方式,完成一次jni的开发。
开发场景:
1、已有现成的cpp文件demo。
2、需要自定义java接口。
3、java中的native接口,需要模仿demo,来完成asr任务。
开发过程:
1、编写java接口文件:com/open/AsrAPI.java
2、编译生成class: javac com/open/AsrAPI.java
3、生成jni需要的头文件:javah -jni com.open.AsrAPI, 会生成com_open_AsrAPI.h
4、新建并编辑保存代码文件:com_open_AsrAPI.cpp, 实现h文件中的方法。
5、gcc编译生成输出文件,
gcc -I/etc/alternatives/java_sdk_1.8.0_openjdk/include -I/etc/alternatives/java_sdk_1.8.0_openjdk/include/linux -I. -I../../hso/ -L../../hso -lasr -L.-liconv -fPIC  -c com_open_AsrAPI.cpp util.cpp
-I: 指定lib库的搜索路径,-L指定链接库路径,-l指定链接库, -c指定编译文件,可以多个。
6、生成动态库.so gcc -shared -fPIC -o libasrAPI.so libasr.so libiconv.so util.o com_open_AsrAPI.o
7、测试执行java,classpath需要设置一下:
export LD_LIBRARY_PATH=`pwd`:$LD_LIBRARY_PATH

我反对封杀方舟子


来源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19fbf6c0102v4ni.html
昨天看到方舟子所有互联网的博客都被封杀了,点击进入都是链接错误,顿时有种十分气愤的感觉——这种气愤是那种不能呼吸的气愤,是被人侵泡在水下,不歌功颂德就永世不得超生的气愤。

     方舟子这个人我不是很喜欢,感觉他有些吹毛求疵,但也不是十分太讨厌他,有些时候他的吹毛求疵也正好说到我的心坎里。不喜欢他的时候,也反击咒骂他,说他是SB中的战斗机,不讨厌他的时候,也对他的观点击掌叫好,甚至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 不少单纯的人看到这里,觉得我为什么这么没有立场,仿佛墙头草一般,恨就要恨到骨头里,连他祖宗八代一起恨,这才酣畅淋漓,打翻在地之后,一定要跟着踏上一万只脚,让他永世不得超生——在我不明辨是非,素质低下的时候,何尝不希望如此快意恩仇,但是现在长大了,明白这是一个逐渐法制的社会,我们对于任何一个人的言论,可以否定,可以攻击,但是若说其完全一无是处,正好证明了我们自己的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   方舟子的观点其实很多时候和我基本一致,例如对转基因的支持上,例如各类打架,这些观点证明其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人,不像崔某某那样用抑郁症的眼光看待世界,觉得什么都可疑,什么都必须有个定论——而在我们当代科学技术并不先进的前提下,

生猛的对事物下一个最后的结论,都未免太早太武断。

       方舟子针对韩寒的攻击是我觉得很可笑的,他把韩寒当成了一个阴谋家,这个阴谋想起来都可笑,因为其中很多矛盾的地方在我身上也有体现,为此我鄙夷他的逻辑性,当然里面还有很多他的拥趸,这些人总是使用非此即彼的眼光看待世界,让我觉得他们活的可真累,羞耻于和他们交流。

       这次方舟子是攻击某‘小平’的文章出台后,被封杀的,我因此更觉得气愤,怎么现在又开始搞文字狱了吗?名讳都不能犯了?那到底我们这是人治还是法治啊?用不用专门出台一个法律,攻击某人必遭封杀啊?

     关于某‘小平’同志,年纪很轻,就腾云驾雾,说句实话,有点羡慕嫉妒恨,感觉这家伙的文章含金量也没有那么高啊?尤其亲自拜读了几骗之后,确实可以用四个字形容,那就是危言耸听,胡说八道,自以为是——对不起,四个字形容太少了,四十个脏字也形容不了我对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 我也爱国,但是我不认为骂执政党就是不爱国,我也不认为骂执政者某个操蛋行为时,必须先想个解决办法之后才可以骂,否则就没有资格。另外我也认为美国的民 主不错,但是要迅速在中国实施,恐怕会水土不服,为此我的关于民主素质论在网上遭到不少素质很高人士的反驳。我承认美国不错,但是我不认为美国对中国友 好,那些举例说明100年来,美国对咱们最好的SB也是我深深鄙夷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 某‘小平’的东西确实很能蛊惑无知者,甚至起到帮凶的作用,其内容鱼目混珠,良莠不分,观赏之后,没有相当的鉴别力,真的不知对错。我十分讨厌某‘小平’举例的方式,如果美国那么不堪,地球人还都向往那里作甚,直接都来天朝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进步的社会,应该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,都是一个声音未免单调,文革的时候还不是一个声音呢,难道我们现在还不如文革?

        针对封杀方舟子的行为,我坚决予以反对,无论他什么背景,什么出发点,有过什么混账学历,什么错误论点,甚至菊花老婆,这都是一个正常公民认识上的问题, 我们希望大家都具备相同的世界观,但这是不现实的要求,我们一直希望百花齐放,百鸟争鸣,但是为什么这只鸟一发言就被击沉了呢?那么下一个被击沉的是谁 呢?

       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是否会被封杀,但是我真的是不吐不快。国内有很多我这样的亡命之徒,敢于质疑,而不是一味盲从,我觉得这才是中华民族振兴的希望。某‘小 平’认为不给政府添乱的思维和倪萍姐姐完全如出一辙——这个观点曾几何时我也恍惚有过。但是我觉得不给添乱,会让那些混蛋父母官更加有持无恐,胡作非为, 必须响起一个不一样的声音,他们才会投鼠忌器,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   当然大部分时候,我也还是会随波逐流,明哲保身,这点算是一种聪明吧,为此我给自己的评价是远距离革命家。例如如今的香港占中——我对于香港学生的立场是支持的,必须真普选,那种所谓1000个代表提名几人最后参选的做法本身就是对民主的阉割, 如果我们真正代表了那么多先进,何必怕那几个跳梁小丑呢?除非我们不自信。

       而实际我们确实不太自信, 总是杞人忧天,瞎TMD忧国忧民,结果导致我们走了多少年的弯路,到现在还TNND摸着石头过河呢。整了六个法制特区,半年多了,到现在还处于扯犊子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 暴力示威确实不可取,但是在麻木的体制下,通过寻常手段谋求一致,确实难上加难,香港占中者可能有这样那样的目的,但是凭什么就认为人家的观点一定都是错误的呢?我认为目前执政者的目光还是没有伟人的高度,不具备智者的韬略,关于这一点,我想历史会证明我所言非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