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命名

我反对封杀方舟子


来源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519fbf6c0102v4ni.html
昨天看到方舟子所有互联网的博客都被封杀了,点击进入都是链接错误,顿时有种十分气愤的感觉——这种气愤是那种不能呼吸的气愤,是被人侵泡在水下,不歌功颂德就永世不得超生的气愤。

     方舟子这个人我不是很喜欢,感觉他有些吹毛求疵,但也不是十分太讨厌他,有些时候他的吹毛求疵也正好说到我的心坎里。不喜欢他的时候,也反击咒骂他,说他是SB中的战斗机,不讨厌他的时候,也对他的观点击掌叫好,甚至推波助澜。

     不少单纯的人看到这里,觉得我为什么这么没有立场,仿佛墙头草一般,恨就要恨到骨头里,连他祖宗八代一起恨,这才酣畅淋漓,打翻在地之后,一定要跟着踏上一万只脚,让他永世不得超生——在我不明辨是非,素质低下的时候,何尝不希望如此快意恩仇,但是现在长大了,明白这是一个逐渐法制的社会,我们对于任何一个人的言论,可以否定,可以攻击,但是若说其完全一无是处,正好证明了我们自己的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   方舟子的观点其实很多时候和我基本一致,例如对转基因的支持上,例如各类打架,这些观点证明其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人,不像崔某某那样用抑郁症的眼光看待世界,觉得什么都可疑,什么都必须有个定论——而在我们当代科学技术并不先进的前提下,

生猛的对事物下一个最后的结论,都未免太早太武断。

       方舟子针对韩寒的攻击是我觉得很可笑的,他把韩寒当成了一个阴谋家,这个阴谋想起来都可笑,因为其中很多矛盾的地方在我身上也有体现,为此我鄙夷他的逻辑性,当然里面还有很多他的拥趸,这些人总是使用非此即彼的眼光看待世界,让我觉得他们活的可真累,羞耻于和他们交流。

       这次方舟子是攻击某‘小平’的文章出台后,被封杀的,我因此更觉得气愤,怎么现在又开始搞文字狱了吗?名讳都不能犯了?那到底我们这是人治还是法治啊?用不用专门出台一个法律,攻击某人必遭封杀啊?

     关于某‘小平’同志,年纪很轻,就腾云驾雾,说句实话,有点羡慕嫉妒恨,感觉这家伙的文章含金量也没有那么高啊?尤其亲自拜读了几骗之后,确实可以用四个字形容,那就是危言耸听,胡说八道,自以为是——对不起,四个字形容太少了,四十个脏字也形容不了我对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  我也爱国,但是我不认为骂执政党就是不爱国,我也不认为骂执政者某个操蛋行为时,必须先想个解决办法之后才可以骂,否则就没有资格。另外我也认为美国的民 主不错,但是要迅速在中国实施,恐怕会水土不服,为此我的关于民主素质论在网上遭到不少素质很高人士的反驳。我承认美国不错,但是我不认为美国对中国友 好,那些举例说明100年来,美国对咱们最好的SB也是我深深鄙夷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 某‘小平’的东西确实很能蛊惑无知者,甚至起到帮凶的作用,其内容鱼目混珠,良莠不分,观赏之后,没有相当的鉴别力,真的不知对错。我十分讨厌某‘小平’举例的方式,如果美国那么不堪,地球人还都向往那里作甚,直接都来天朝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一个进步的社会,应该允许不同声音的存在,都是一个声音未免单调,文革的时候还不是一个声音呢,难道我们现在还不如文革?

        针对封杀方舟子的行为,我坚决予以反对,无论他什么背景,什么出发点,有过什么混账学历,什么错误论点,甚至菊花老婆,这都是一个正常公民认识上的问题, 我们希望大家都具备相同的世界观,但这是不现实的要求,我们一直希望百花齐放,百鸟争鸣,但是为什么这只鸟一发言就被击沉了呢?那么下一个被击沉的是谁 呢?

        我不知道这篇文章是否会被封杀,但是我真的是不吐不快。国内有很多我这样的亡命之徒,敢于质疑,而不是一味盲从,我觉得这才是中华民族振兴的希望。某‘小 平’认为不给政府添乱的思维和倪萍姐姐完全如出一辙——这个观点曾几何时我也恍惚有过。但是我觉得不给添乱,会让那些混蛋父母官更加有持无恐,胡作非为, 必须响起一个不一样的声音,他们才会投鼠忌器,有所顾忌。

       当然大部分时候,我也还是会随波逐流,明哲保身,这点算是一种聪明吧,为此我给自己的评价是远距离革命家。例如如今的香港占中——我对于香港学生的立场是支持的,必须真普选,那种所谓1000个代表提名几人最后参选的做法本身就是对民主的阉割, 如果我们真正代表了那么多先进,何必怕那几个跳梁小丑呢?除非我们不自信。

       而实际我们确实不太自信, 总是杞人忧天,瞎TMD忧国忧民,结果导致我们走了多少年的弯路,到现在还TNND摸着石头过河呢。整了六个法制特区,半年多了,到现在还处于扯犊子的状态。

       暴力示威确实不可取,但是在麻木的体制下,通过寻常手段谋求一致,确实难上加难,香港占中者可能有这样那样的目的,但是凭什么就认为人家的观点一定都是错误的呢?我认为目前执政者的目光还是没有伟人的高度,不具备智者的韬略,关于这一点,我想历史会证明我所言非虚的。

评论

热度(8)